推荐资讯

但也为了能听到他的动静,刻意的没有把房门完全关上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7:53 浏览:
我真的不能见他是吗?”这是她最后的祈求,如果他不愿意,她也无能为力。
 
    吴子洋毫不犹豫的给她最无情的答案,“对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,泪眼如花,但对孩子残忍无情的她,是没资格在他面前掉眼泪的。
 
    她哑着嗓子对他说,“好好照顾他,我答应,不见。”
 
    她跑着离开,在跑出门口时泪流满面,在转弯的接口摔倒在地,哭的泣不成声。
 
    吴子洋站在二楼的阳台看着摔倒的她,心狠狠的揪着,路灯下悲伤欲绝的她,正在承受着比死都难受的悲伤。
 
    如果注定会痛苦,那么就这样好了,就像过去七年,至少你的脸上还会出现笑容。
 
    痛苦有很多种,有一种叫,长痛不如短痛。
 
    林疏影,哭过之后就振作起来吧,像过去七年那样好好的活着。
 
    吴子洋接到特助电话,“总裁,小少爷已经睡了,要把他送到您那边去吗?”
 
    “嗯,随便单独派辆车过来,路上有位穿着米白色针织衫的长头发女人,把她送回家。”
 
    “啊?”特助以为自己听错了,毕竟这么晚了,路上有个长头发还穿着米白色衣服的女人……
 
    “她是孩子的妈妈,以后找人多盯着她的日常。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这下算是明白了。
 
    他们总裁也是真够厉害的,一个单身贵族,从来都是属于禁欲系的,不过也是听说年轻的时候,那都能一天换一个女友。
 
    现在相信了,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一个七岁大的儿子。
 
    年轻的时候不一定留下多少种子吧,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,八岁的女儿,九岁的双胞胎,十岁的大儿子之类的都统统跑出来。
 
    那个时候可真是热闹非凡了。
 
    总裁确实威武啊。
 
 第354章 怪爸爸和坏小孩
 
    林疏影大半夜走在无人的别墅区,真的很像孤魂野鬼,在车里已经睡着的相宇当然也不会知道,刚刚和他做的那辆车一闪而过的林疏影就是他的妈妈。
 
    另一辆黑色的商务停在了林疏影的身边,里面下来的人说明来意,“你好,是吴总让我们送你回家的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,记忆里在哪里见过,这段距离如果固执的不坐这辆车,那么她真的需要走很长时间。
 
    相宇被特助抱着进了吴子洋的家,刚放到床上的时候,相宇就醒了,看到眼前的都是陌生人,抓起特助的手就狠狠的咬了上去。
 
    疼的特助龇牙咧嘴都没敢推开相宇,还是吴子洋冷声呵斥,“吴相宇,你松口!”
 
    吴相宇看到那个自称是爸爸的男人对他如此的凶,狠狠的放开那位叔叔的手,凶神恶煞的瞪着吴子洋。
 
    吴子洋看着已经七岁的孩子却比三四岁的孩子还任性,想要凶他,好好的教育他,但想起他的情况,又只能保持沉默。
 
    所有人很快都离开,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下两位更认识的父子。
 
    吴子洋说,“很晚了,你睡吧,我在这里陪你。”医生告诉他,孩子性格暴躁,不爱交流,仇恨身边的每一个人,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孤独,其实他内心很胆小。
 
    坐在床上的相宇面无表情的对吴子洋命令,“出去!”
 
    吴子洋拧眉,对孩子这样的态度很生气,但他还能忍,有些事需要慢慢来,他说,“你睡了我就走。”
 
    然而,相宇根本不吃他这一套,“你走了我就睡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双手叉腰低头看着这小屁孩,“你不睡,我是不可能走的。”
 
    这孩子平时都不怎么爱说话,和他犟的时候倒是很固执,“你不走,我是不可能睡的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拿他真是没有办法,但凡他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,他都会强行把他裹到被子里拍睡他。
 
    吴子洋转身准备出去,坐在床上的相宇冷冷的问了一句,“你没有老婆吗?”
 
    吴子洋回头看着那冷酷的小家伙,和他拐弯抹角,“我暂时没有老婆,但你有妈妈。”
 
    相宇不屑的冷哼一声,钻进被子里,不再说话。
 
    吴子洋叹气,离开他的房间,但也为了能听到他的动静,刻意的没有把房门完全关上。
的妈妈之后,也死了。
 
    从那以后,在他的脑海里留下的是,他的爸爸是个杀人犯,杀死的是他妈妈,所以他才成了一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小孩。
 
    今天,他的爸爸出现了,无论是真是假,他信了,因为他渴望有个人带他离开那里,刚才他的爸爸说,他有妈妈,他也信了,因为他想看看,他的妈妈到底长的什么样子。
 
    是不是从此以后,再做梦的时候,在梦里就可以看到爸爸妈妈的脸了?
 
    吴子洋在对面房间睡,直接是开着门,他怕夜里相宇有什么事情他听不到,结果是一夜无眠,刚刚躺在床上的时候,负责送林疏影回家的人发给他消息,说人已送回家里,只是精神状况看上去不太好。
 
    吴子洋让人在她家门口守着,有什么异常随时和他汇报。
 
    直到天亮的时候他才稍微的迷糊一会儿,耳边传来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,他忽的坐直身子,脑海里已经出现相宇疯狂扔东西的画面。
 
    吴子洋不急不忙的下床,走去相宇的房间,果然,房间里已是一室狼藉,几乎能扔的他都扔了,还是那种一个东西摔不碎,他就拿起来继续扔的状态。
 
    吴子洋双手环胸,单脚站在门口倚在门框上,等着他小家伙发泄完毕。
 
    相宇看到吴子洋过来半点儿制止他的意思都没有,小小的他心里以为,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爸爸对他失望透顶,根本不打算留下他。
 
    他也不知道在哪里找到的剪刀,哗的一下就把羽绒枕头给剪开了,然后扔了一地,这下房间更是乱的一塌糊涂。
 
相关阅读